<em id="3fsud"><acronym id="3fsud"><input id="3fsud"></input></acronym></em>

    <button id="3fsud"></button>

    <tbody id="3fsud"><pre id="3fsud"></pre></tbody>

      首頁 > 烏海新聞 > 正文

      卡布其石灰石礦:荒山里創造的奇跡(上篇)

      如今的廠區。

      建礦早期的動員誓師大會。

      人工開采。

      礦石運輸。

      ■烏海紅色記憶 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

      記者 韓建慧

      作為新中國首批建設的三大鋼鐵企業之一,包鋼見證了共和國建設、民族工業發展的光輝歷程,這里流出的第一爐鐵水結束了草原上寸鐵不產的歷史,也奠定了“草原鋼城”的輝煌未來。

      然而,包鋼建設之初,也曾經困難重重。1958年,包鋼正處于大規模建設時期,人們熱切期望的一號高爐建設卻遇到了設備和建設材料供應不足的難題。為此,黨中央提出“要想辦法為包鋼解決困難”,由此在全國上下掀起一場轟轟烈烈支援包鋼建設的熱潮。這其中,也有來自烏海地區的一分子。除了優質的煤焦炭資源,烏海的礦石也被勤勞勇敢的建設者們從荒原的土層之下挖掘出來,它們被源源不斷運送到包頭,投入到新中國火紅的社會主義工業化建設之中,濃墨重彩地繪就了各民族“守望相助”的和諧畫卷。

      這段光輝的歲月,烏海不會忘記,包鋼不會忘記,草原兒女不會忘記,共和國更不會忘記。

      卡布其,蒙古語中是“山溝”的意思,原是發源于桌子山的一條河流的名字。但卡布其在地貌上卻不完全是“溝”,這片東高西低的地域位于桌子山西翼,主峰最高處高達2194.4米,山體分布著范圍多達400平方公里的石灰巖礦床,卡布其石灰石礦就定址于此。

      據《烏海市志》所載,早在1893年,桌子山地區就先后有俄國人、法國人進行踏勘活動,并著有游記,寫過調查報告,簡述過該地區的地質構造狀況。但真正揭開這一地區礦藏奧秘還是在新中國成立以后。

      1955年,非金屬勘探公司703隊對此地石灰石礦產資源開展普查,發現桌子山地區埋藏的石灰石礦質量甚佳,儲量極其豐富。1958年,桌子山被冶金部和內蒙古自治區定為包鋼輔助原料基地,同時進行了一系列的詳細踏勘,就此拉開了卡布其石灰石礦建設開發的宏大序幕。

      遷址搬礦,櫛風沐雨開發卡布其

      在卡布其建立石灰石礦之前,1958年,包鋼曾在山西朔縣洪濤山建立石灰石礦。1959年,隨著包鋼兩個高爐準備生產,各單位的小高爐也陸續生產,所需要的石灰石達到70至80萬噸。洪濤山遠在山西,跨省運輸困難,難以保證生產建設的需要。

      于是,國家冶金部決定就近為包鋼尋找輔助礦,桌子山地區得天獨厚的資源儲備和開采條件為石灰石礦轉移提供了可能。當時,卡布其地區擁有設計露天采場境界圈定的石灰石儲量為2.7億噸,石灰石平均品位(CaO)在50%以上。

      1958年9月,包鋼主管礦山的副經理烏力吉那仁和礦黨委書記趙書潤,驅車來到桌子山,選定了礦區及福利區的建設位置。隨即,石灰石礦制定了搬遷到卡布其的工作計劃。同年,包鋼下派干部安全生、趙培權、杜汝瑞等5人前往卡布其安排搬遷人員的食宿。隨后,干部、職工分批陸續遷入卡布其。

      今年已經88歲高齡的共產黨員安全生就是最初到卡布其做籌備工作的干部之一。在安老的記憶中,當時的卡布其當真是一派蒼涼。礦區位于荒灘禿嶺之中,觸目所及沒有一棵樹,沒有一道渠。

      1959年的正月十六,安全生一直牢牢記著這個日子。那天,他們徒步走進卡布其,在山溝里搭起隨身攜帶的帳篷,赤手空拳開始籌建礦區。

      荒山里要建設礦區,遭遇的困難顯然是前所未有的。當時整個卡布其地區僅有數十戶以畜牧業為生的牧民,都是逐水草遷徙,居無定所,因此當地的基礎設施建設幾乎為零。

      沒有水怎么辦?只能去尋找黃河水作為生產生活用水;沒有電怎么辦?籌備組找來煤油燈用以照明;沒有房又怎么辦?安全生說,那只能靠搭帳篷和挖地窨子來渡過暫時的困境。

      彼時,卡布其地區氣候干燥,風大沙多,風力常??蛇_到十級以上,尤其是春季,一場風來飛沙走石,依著山坡挖開的地窨子一夜之間就會被沙土填滿。安全生記得,自己當時一個多月都沒有洗過臉,因為水實在是太珍貴了,跋涉幾十里路取回來的黃河水,飲用尚且不夠,哪里舍得洗臉洗澡呢。

      盡管條件如此艱苦,但生產建設卻刻不容緩地展開了。退休職工馬祝武告訴記者,根據相關記載,1959年3月,石灰石礦在南區采場進行了臨時人工開采,同年7月正式開始人工開采。當時,礦山的基礎建設幾近為零,生產現場幾乎全靠工人錘擊釬鑿、人抬肩扛,沒有任何的機械設備,條件異常艱苦。曾有人形象地描述當時的勞動場景:“手打眼、人推車,耙子、簸箕滿山坡?!?/p>

      除了生產工具簡易,運輸條件同樣落后,7輛汽車、11輛馬車擔負著生產和基建的雙重運輸任務。盡管如此,生產建設依然實現了“開門紅”,這一年,全礦出產石灰石礦石301556噸,滿足了包鋼對石灰石原料的基本需求。

      篳路藍縷,誓把荒原變家園

      如今,再回憶起1959年那段艱辛的歲月,86歲的共產黨員安永廣老人仍然滿是感嘆。1959年,祖籍河北的安永廣從家鄉盲流至卡布其,恰逢當地石灰石礦正在招工,于是,24歲的他主動上前詢問:“你們這里要不要工人?”

      負責招工的干部安全生說:“要,當然要!吃得了苦就要?!?/p>

      于是,安永廣在卡布其石灰石礦當了一名工人。住在地窨子里,冬天陰冷夏天潮濕,沒有水不能洗澡,他和工友們渾身長滿了虱子。

      采礦掌子面上的活兒也非常辛苦,由于沒有任何機械設備,安永廣和工友們要用撬棍把巖壁上的大石塊撬下來,然后用小錘砸成小塊裝車。天一亮大家就紛紛從地窨子中爬出來去上班,一下班就去福利區義務蓋房子。

      有的工人吃不了苦,干脆行李卷也不要就不辭而別,但安永廣不當“逃兵”,他說,搞基建哪里不辛苦,這些苦我吃得了。

      安永廣記得,那時候,大家每天下班都會做的一件事兒就是去背磚。磚瓦都是包鋼支援的,用火車從外地運來,堆在礦區鐵路專用線的站臺上。一下班,職工們便繞路至此,一人背一摞磚回去蓋房。就這樣,礦區最早的職工宿舍“六棟房”誕生了,這是礦區最早的“單身宿舍”。一棟宿舍7間房,每間小房都有一張大通鋪,6米寬的床板上,常常要擠著睡十一二個人。

      安全生一人身兼數職,既是房產管理員,又是福利員、勞資員、采購員。作為分配住房的負責人,年輕的工人同他訴苦,說住的人多太擠了,不是胳膊砸了別人的臉,就是腿腳踢了人家的腰。安全生說,平躺著睡太擠了,大家就側過身睡,房子還在蓋,眼前的困難咱們先克服著。

      住得難,吃得更難。安永廣回憶,當時吃得最多的就是高粱米和窩窩頭。窩窩頭吃得久了燒心,于是大家給它起了個諢名兒叫“窩心頭”。下飯菜除了咸菜就是鹽水煮豆。每年冬季礦區會組織人手到外地購進一些便于存儲的白菜和土豆回來分分,就是大家最高興的時候。

      有一年礦區領導輾轉從武漢弄回來一批干菜葉子供應給職工,這菜葉子無論怎么泡發都咬不動,但那也是難得的蔬菜,于是大家就把它煮到糊糊鍋里,囫圇著送下肚去。

      礦區每天都會撥出一輛馬車到黃河邊去運水。路面全是河卵石,高低不平,路遠難行,馬車走一天也只能走一個來回。運回來的黃河水裝在一個大鍋爐里沉淀,大家排隊去接。突然有一天,擰開水龍頭,一滴水也流不出來,大伙兒嚇了一跳,以為鍋爐壞了,安全生擠過去一看,發現原來是沉淀的泥沙已經將出水口淤平……

      “滴水貴如油??!”這位88歲的老人感嘆著告訴記者,“這就是我們當初建設卡布其時候的樣子?!?/p>

      但就是在這樣艱苦的情況下,礦黨委還是決定通過辛勤耕耘改變現狀。為了解決職工吃菜問題,也為了給生活區防風固沙,1960年,礦黨委從企業的福利費中撥出3萬元用于創建自己的農場。80多名職工被抽調出來,在黃河東岸的沙丘和鹽堿地上,搭上帳篷、挖出窯洞,準備在沙漠鹽堿灘里種蔬菜。曾擔任過農場場長的安全生告訴記者,當年的苦海作戰,完全是憑借人力,一鎬一鎬、一鍬一鍬、人抬肩挑削平了一座座山丘,第一年就開荒50畝,植樹2000棵,收獲大白菜30多萬斤。

      苦干巧干,保證高爐“吃飽飯”

      生活上的苦難并未磨滅職工們的工作熱情。在1959年完成了“開門紅”的情況下,1960年,包鋼二號高爐和三座平爐相繼投產,對石灰石的需求迅速增加。

      此時卡布其礦生產規模也越來越大,人員增加到2379人,1.25立方米電鏟和BY-2型穿孔機陸續上馬,設備總重量達到了469噸,同時建成了鐵路窄軌線路,小礦車代替了汽車運載。

      為了適應礦山建設的發展,包鋼成立了卡布其礦指揮部。在指揮部的領導下,1960年,礦黨委提出“引進黃河水,搬倒桌子山,苦干加巧干,保證高爐吃飽飯”的口號,集中力量組織人工打響大破碎、大搬運、大裝車等五大戰役,同時對南區臨時采場進行了改造。

      86歲的安永廣仍然記得這段火紅的歲月。那時候礦區的生產熱情空前高漲,工具不足,大家就自制工具;運輸力量不足,工人們徒手運輸。上百斤的大石塊被人們用肩挑背扛的辦法從采礦區運出來,再一錘一錘敲成合格的產品。山溝里、山坡上,到處都是采礦工人忙碌的身影,手腳碰傷、肩膀磨破是常有的事兒,但沒有人輕易下“火線”。

      由于作業面海拔較高,冬春季節,生產區的氣溫要比生活區低許多。動輒零下20多攝氏度的大山里,寒風如刀,嚴霜如刺,工人們露天作業,每天工作10余個小時,竟無人喊退。職工中的共產黨員更是充分發揮先鋒模范作用,各個工段之間開展了保質量、比速度、保安全、比貢獻的大競賽,整個生產現場熱火朝天。

      憑借著這樣戰天斗地的英雄氣概,這一年,卡布其石灰石礦完成采剝總量727672萬噸,其中原礦673624噸,超額2%完成了任務,全年輸出礦石55萬噸,保證了包鋼公司的需要,而全員勞動生產率也比1959年提高了30%,礦石單位成本降低了46%。

      在完成生產任務的同時,石灰石礦進行了粗中破碎的建筑安裝和小電站施工,基建速度非???。到1961年,機修廠區、鍛造間、工人俱樂部、衛生所、礦工子弟小學、職工食堂等基本建成,1962年底已建成62棟家屬住宅平房,建筑面積達到16654平方米。職工及職工家屬多達5000余人。

      時光流逝,回憶卻不曾褪色。

      62年前,一群朝氣蓬勃的年輕人背著帳篷、帶著鍋灶徒步走進大山,站在山坡之上環顧四野,朔風凜冽,四野蒼茫。

      憑著一腔豪情和熱血,他們立地生根,憑借雙手建設起一片蔥蘢的家園。

      62年后,這群年輕人已紛紛成為耄耋老人,昔日他們用雙手建設起來的家園已順利完成歷史使命。隨著城市保障性安居工程的推進,他們攜妻帶子,搬到市區,搬進寬敞明亮、配套設施完善的明日星城小區安享晚年。

      他們說,這一甲子的時光都留在了老同事們談笑間的回憶里,但我們卻知道,它實則鐫刻在我市工礦企業開發建設的豐碑上,更鐫刻在共和國冶金事業的編年史中!

      資料片均由企業提供。韓建慧

      [責任編輯:邢俊清]

      版權聲明

      一、凡注明來源為"正北方網"、"北方新報"、"內蒙古日報社"、"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以侵權論,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二、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正北方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三、轉載聲明: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系,以便發放稿費。

      正北方網聯系方式:電話:0471-6651113 | E-mail:northnews@126.com

      今日內蒙古
      一个朋友的妈妈,2020伦韩国理论片在线观看,国产亚洲日韩网爆欧美香港,天堂AV色综合久久天堂